多彩屋文学

第12节

沧月 返回目录Ctrl+D 收藏本站扫描 多彩屋文学 二维码,微信也能看小说!

关灯 直达底部

“喂!你!——别磨蹭,快下马,把武器盔甲都解下!”那个校尉迎上去,对着他大喝。

话语陡然间中断了。

颜白的手猛然扳住了他的肩膀,“嗑啦”一声,干脆利落的扭断了他的脖子,顺手夺过校尉手中的长矛,反手便挑落了一个永麟王的前锋骑兵。

“永麟王,要我降你?做梦吧!”白袍的年轻将领忽然仰天大笑,直指军中战车上的统率。他一动,周围如林的刀兵便围合上来,数不清的长枪短箭招呼了过来。

颜白策马边走边战,一连挑落了十多名敌兵,然而在数万大军中这些伤亡转瞬就被补上,他只觉得眼前的兵器刀剑多得无穷无尽,砍杀的也无穷无尽。

呼啸而来的飞箭、地上的步兵和马上的骑兵……

血慢慢从他白袍上弥漫开来,触目惊心。

然而他咬紧了牙,一路上连番杀人夺马,避过刀箭直往中军冲去——永麟王!即使血溅三尺,他也要把最后的长剑刺入那个仇人的心口!

日已西斜,如血的斜阳透过漫天浓厚的黄尘,也是一片惨烈。

大军中冲来冲去,阵势也不断地变动,颜白感觉体力在一分分的下降。汗水和鲜血一起混着流下他的额头,他感觉手中的兵器越来越沉重、眼前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然而,仿佛有战神附身,单枪匹马的白衣将军竟然一路血战下去。

“怎么他能撑那么久?”徐甫言拈须皱眉,看着城下的战况,有些忧心。

“七弟的武功惊人,百万军中取首级都易如反掌——要杀他,谈何容易?”承德太子看着自己的兄弟,眼睛中有又是钦服又是厌恶的神色,“不过,如若能趁机让他杀了永麟王,倒也好。”

“此言差矣——永麟王可以以后再对付,但是杀七皇子时机稍纵即逝,万万等不得那个女金吾回来!”徐太傅看着日头,计算着时间,“我怕天一黑,鸣金收兵——便会让雪崖皇子趁机脱身,那么可大事不好!”

承德太子一凛,眼神也是急切起来:“对!可永麟王大军杀不了他,奈何?”

徐太傅点点头,忽地冷笑:“或许……我们还可以帮永麟王一把。”

血溅战袍。颜白咬着牙,反手连血带肉的拔出一支射入腿上的箭,反手甩出,一名骑兵惨叫着掉下马来。然而,血与汗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斜阳里,他觉得身体如同陷入冰窟,慢慢冷了下去。

“噗”,身子一震,颜白低头、看着一截长矛从肩上冒出来,他忽然笑了笑,右手往后一剑反撩,长剑刺入一个软绵绵的肉体,然后,同样千篇一律的惨叫响起。

他缓缓回手,折断枪杆,然而却让那截矛头留在身体里。

差不多该最后一击了吧……颜白抬头,看向已经不远的永麟王战车,眼里火光明灭。

斜阳如血,龙首原尽头,是重重叠叠的山峦起伏……关内,是离国的大好江山。

然而,他曾立下的辅佐大哥重新一统破碎江山的誓言,便是要破灭在今日了。

无尘、无尘……让离国重新一统,那也是你的愿望吧?可惜我再也实践不了那个诺言。

雪崖皇子蓦的仰天长笑,笑声中,眼神雪亮如闪电,瞬忽从马背上跃起,夺了一柄长矛,合身冲向永麟王座驾,杀气夺人。

周围那些如雨般射来、打来的箭石,他居然丝毫不躲闪回避!

“皇上!西北方有兵马来犯!”刚听到探子来报,永麟王回首就看见龙首原西北角上黄尘漫天,不知有多少人马赶到,心中正在震惊,转头就看到了十丈开外那一袭血衣。

那般雪亮的眼神!

一代枭雄心中也是一震,连忙对着马夫大喊:“后退!快退!”

然而,那一袭已被鲜血染红的白衣却冒着如雨的箭石,闪电般掠过来。林立的枪矛,在他的剑下纷纷折断,雪崖皇子手执长矛,直刺战车上高冠王者的咽喉!

马夫仓皇中拨转马头后退,然而哪里还来得及?

永麟王的眼睛也因为惊惧而睁大,他的身子极力往后倾、贴着椅背,看着那御风而来的血衣男子。半空中如雨的箭已经接二连三的射到了那个人身上,而他居然毫无感觉一般!

那种杀气……

他看着雪崖皇子、瞳孔收缩。忽然,他的眼睛越过那个白衣人,看到了夕阳下他背后耸立的晔城,忽然眼神一亮,又惊又喜的脱口大呼——“长孙太子妃?承德要杀太子妃!”

“夺”,脱口而出的喊声中,那支长矛脱手飞来,然而不知为何却稍微偏了偏,失了准头,一下子钉在永麟王九龙袍的广袖上,透入椅背。

永麟王的脸色吓得铁青,然而却看见了那个满身鲜血的杀神果然顿住了脚步,闪电般的回头看向晔城墙头。

那里——如血的斜阳下,一个华服的女子被押上了城头,雪亮的长刀架在她颈间。旁边似乎有士卒架起横木,将粗索往女子头上套去。

原来……原来如此!皇兄是得知了隐情,如今才要一口气除去他们两人么?

“无尘!”颜白身子蓦的一震,来不及想,返身便是往城下奔去。

他身形一离去,永麟王战车前那个裂口便被重重兵甲勇士堵上,刀枪不入。

永麟王摸索着抓住了那支钉住他的长矛,费尽力气拔了出来,脸色铁青的举鞭大喝:“各部将士,给我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!斩得人头者,万金万户侯!”

随机推荐